造湖冲动:中国需要多少个“西湖”

来源:fygcmy.com发布时间:2020-06-07

城市过去为了发展填了很多天然湖泊

现在为了发展又要造很多人工湖泊

陕西渭南市华州区的下庙人工湖。图/IC

造湖冲动:中国需要多少个“西湖”

本刊记者/苏杰德

发于2020.6.08总第950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4月以来,黄河流域各城市并不平静。从上游的青海省到下游的山东省,一场自查行动正在各地推开,自查的目标是颇受地方政府青睐的人工湖。

“此次检查范围,一是取水水源来自黄河干流和支流,二是蓄水量在10万立方米以上的人工湖。”青海省海东市水务局助理工程师杨正文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排查目的是看这些人工湖是不是面子工程、是否违规举债建设。

实际上,不只是黄河流域的城市热衷于建设人工湖。自然资源部今年1月公布的督查结果发现,2017年以来,全国有1368个城市景观公园、沿河沿湖绿化带、湖泊湿地公园等人造工程未办理审批手续,涉及耕地18.67万亩、永久基本农田5.79万亩,“有的甚至破坏耕地挖田造湖、挖田造河,凭空建设人工水景”。

两个“反面典型”在发布会上被点名:陕西渭南市华州区少华湖水利风景区项目挖湖破坏耕地2041.50亩,其中永久基本农田139.77亩;湖北荆州市文旅区楚国八百年城市公园项目,在原有耕地上新开挖出一条东西长约7000米,宽度100~190米的人工河,破坏耕地574.99亩。

环保组织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城市过去为了发展填了很多天然湖泊,现在为了发展又要造很多人工湖泊。

4月16日,宁夏石嘴山市星海湖湿地的生态修复现场。近年来,宁夏石嘴山市不断加强湖泊湿地生态环境综合治理,坚持以水生态修复为基础,以水质改善为核心,实施水系连通、水生植物种植、生态补水、岸线综合治理等项目。图/ 新华

缺水城市“圈水造湖”

“挖湖造景调查,中央和省级层面是发改委牵头,市级层面由水务局牵头。”海东市挖湖造景调查具体执行人杨正文说,以往水务局只负责用水许可,立项、用地审批、工程建设审批等才是人工湖建设流程的重头戏。

海东市专项检查的通知提出,此轮检查的重点内容,包括是否符合相关规划;项目前期立项、用地审批、规划许可、环评、取水、施工许可等手续是否齐全;是否对当地生态环境保护带来不利影响;是否存在举债建设项目,脱离地方发展实际增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等问题。通知还提到:严格管控各类用水需求,建立长效机制,坚决遏制脱离实际的“造湖冲动”。

海东专项检查从4月10日开始,分为自查、复查和迎检三个阶段。据杨正文介绍,通过复查发现,海东有两座蓄水量不到10万立方米的人工湖,但两个项目手续齐全。

海东自查的时候,黄河中游和下游地区也在上演相似的场景。4月23日,陕西省住建厅等7部门联合发布《关于防止脱离实际造景造湖推进城市建设高质量发展的意见》,致力于解决城市景观建设中存在的盲目决策、盲目举债建设、未批先建等突出问题。同月,内蒙古自治区水利厅等部门,也对包头市挖湖造景工作开展检查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受限于自查条件,一些人工湖并不在自查范围内。以海东市为例,南北湖工程正在施工,两座人工湖总面积近20公顷,水体规模超过30万立方米,工程总投资1.09亿元,该人工湖蓄水量创当地历史新高。

杨正文回应称,南北湖项目自湟水河的两个支流取水,不属于黄河干流和支流取水的检查范围,同时也属于合法项目。他介绍,目前手续齐全的人工湖项目还在按正常程序建设,近期随着黄河治理力度加强,未来人工湖立项难度将加大。

海东市境内有两条黄河重要支流——大通河、湟水河,海东市工农生活用水依赖黄河水。杨正文介绍,海东市一年的黄河水配额是7亿立方米,去年实际上用水量约5.2亿立方米。这些水用于生产、生活和生态,其中生态用水占比15%左右。